“人间不值得”的李诞,写起小说来竟然坚信爱与勇敢

“人间不值得”的李诞,写起小说来竟然坚信爱与勇敢

2019年12月02日 10:43:45
来源:凤凰网读书

有天我的朋友董润年找我,说想拍这么一部电影,开头是:“突然一阵白光,会把相爱的人都带走……”

我们聊得很兴奋,他希望我来做这个电影的编剧。他自己已经写了一个发生在白光刚刚照射后的故事,而我觉得如果从白光出现三年后开始写一个故事,会有另外一种意思。这里我把我心中的版本写了出来,他的版本也在推进,我依然尽力参与其中。书出版时,电影可能已经拍好了,对比着看应该也挺好玩儿。

再次感谢董润年允许我使用他的创意发展这个故事。

——李诞

《白光之后》

文 | 李诞

1

白天上课碰到的麻烦,武文学没打算跟张燕讲。

张燕做了笋尖炒肉,卤了点鸡爪,炒了个苋菜。

武文学:"今天布置寒假作业,又要熬完了。"

张燕:"我们也结算呢,累死。我们那个分行长又问了,孩子假期想找你补补英语,明年也要高考了。"

武文学今天就是随口提了句莎士比亚,才引出的麻烦。补习倒是肯定不会提莎士比亚。

武文学:"我都多长时间不教高中了。"

张燕:"三年。"

武文学:"对啊,都三年了。"

张燕:"那年也是冬笋下市的时候。"

"累呀,教不了,can't do it anymore呀。"武文学截住张燕话头,白天就够累了。三年前的事,学生们爱提,他不爱提,张燕其实也不爱提,要不是为了每小时五百块补习费,她连分行长都不愿意提。

张燕:"知道你累,就是小蕾也要用钱了呀。"

武文学低头吃冬笋,好吃,冬笋英文是winter bamboo shoots。高中也没啥教不了的,就是三年前那个事儿,要说没影响,肯定还是有点儿影响。他一直带高三,名校二流老师,也教出过英文满分的。累呀,出了那个事,他觉得更累,就不想再那么累了,现在是二流学校一流老师,凤尾到鸡头,舒服多了。

武文学:"咱钱不够花吗?"

张燕:"够是够,就是万一哪天咱俩走了,想给小蕾留个房子,再买份白光险。"

武文学:"那种保险靠谱吗?"

张燕:"老武,死马当活马医,咱们全是死马,小蕾和你妈是活马,你说医不医?"

武文学:"不至于,我看那个自动离婚机铺得挺广,咱不一定走。"

张燕:"是不一定走,还是没把握走,或者是不想走?"

冬笋吃完了,苋菜还剩了点儿,张燕收拾桌子。

张燕:"保险不靠谱,机器就靠谱了?还是免费的。你不说免费的东西肯定不行吗?"

武文学:"那都多少年前说的了。"

武文学啃起鸡爪,岔开话题。

武文学:"明天去看你爸你妈带小蕾吗?"

张燕:"小蕾现在啥都能听懂,她姥姥姥爷那一套,活马也得医成死马。"

武文学:"那保险我再了解了解,房子太麻烦了。"

张燕:"房子能不买就不买,我倒不是为了咱俩,我就是不想让我爸妈得逞,烦死人。"

话剧,《恋人》

2

张燕爸:"小武,燕燕,爸不是啰唆,形势比人强,你俩可别这么过日子了。能离最好离,不能离,也至少先分居。"

张燕听着不答话,武文学躲在一边玩儿手机,看一篇比较几种闪电离婚App优劣的文章。张燕爸前段时间中风了,坐在轮椅上,精神很饱满。张燕妈还没回家。

张燕爸:"你们也老大不小了,爱啥呀爱?三年前没把你们照走,一方面是命硬,一方面是天意,天意就想让你们分开。再看看你们,还人定胜天了,越来越恩爱,这不行呀。小武?"

武文学突然被叫,放下手机听讲,敷衍应声:"哎,爸你说。"

张燕看他一眼,嫌他敷衍得太明显。

张燕爸:"想想你妈,想想小蕾,你俩相亲相爱,真照走了,他们咋办?我和张燕她妈咋办?我俩虽然是没感情了,也不用你们照顾,可是我们对张燕、对小蕾有感情。当然了,对你也有一点感情。"

武文学:"谢谢爸。"

张燕:"爸,好好养身体,别想这些了。"

张燕妈推门进来:"来来来,接一把,鱼。"

武文学接鱼去厨房。

张燕妈坐下:"你爸跟你俩说了没有?这日子可不能这么过了,太危险了,那个光又照了。"

张燕爸:"你一回来就打乱我节奏,我还没讲到那儿呢。"

张燕:"我们也看新闻了,也没照走人。"

张燕爸:"那是因为非洲没人,刚出文章了,照走了一对儿斑马、一对儿长颈鹿,你说这你服不服?"

张燕:"爸你快少看那些文章吧。那照之前都没人的地方,他们咋能知道照走啥了?"

张燕妈:"燕燕,我跟你爸是没感情了,可这个我支持他。国家都推广街边快速离婚机了,说明啥?处境一天比一天危险。三年前你俩没走,多好,想想都后怕。你说你俩那会儿要是没在车上,也进来了,留下小蕾怎么办?"

武文学:"妈,鱼还是做清蒸?"

张燕妈:"你收拾好了放那儿,我弄。你过来。"

武文学过去,满桌找纸想擦手,张燕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递给他。

张燕妈:"你们看谁家那两口子,多恩爱,今年也不坚持了,离了,永远不见面,不给培养感情的机会,孩子跟妈两天跟爸两天,茁壮成长,值得学习。"

张燕:"他俩恩爱,三年前咋没被照走?"

张燕妈:"你俩不也没被照走?你们不也觉得恩爱?感情这东西,如果不是像我和你爸这种,已经保证没有了的,两人可不能在一起住。"

张燕:"我俩又没让照着。"

张燕爸:"我跟你妈让照着了呀。正摘樱桃,眼睁睁,老李老俩口就没了,樱桃撒一地!那照走是好事儿吗?他们家儿子前两天还来看我,还掉眼泪呢,说想爹妈,多可怜。"

张燕:"李峰那人就是爱装,他多不孝顺你们不知道吗?那年摘樱桃咋不说陪着去?现在来劲了。"

张燕爸:"爸还看了篇文章,说有人让白光照去,一下发现他跟他对象没感情,两人又回来了。说那边可恐怖了,就是地狱,爱情地狱,阎王爷胸口画个爱心。"

电视剧《西游记》,阎王

张燕:"爸,你真的少看那种东西,有时间出去透透风。"

张燕爸:"我还要透风?武老师,我跟你说,你就是没文化。"

武文学:"爸,我也正好刚看了篇文章,说多吃黑豆、黑木耳、黑芝麻这种黑色食品,按配方组合好了,两口子一起吃,就能不被白光照走,我转给你看看。我做鱼去了。"

吃鱼时,张燕爸跟武文学交流了一会儿文章,又把话头引回去。

张燕爸:"李峰那孩子孝顺不孝顺爸不评价,以前可能是真不孝顺,现在也可能是真孝顺。社科院早说了,白光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社会,那它肯定也能深刻地改变人。你俩变没变爸也不评价,就是劝你们多想一步,以后别那么说李峰了。"

张燕低头吃鱼,有点羞。

张燕:"嗯,我那么说不好。"

武文学:"爸,也别老操心我们,中风现在好治,我们给你找找医生,就一个手术的事。"

张燕爸:"不治,坐轮椅多好,有人伺候,治好了还得自己动。"

张燕妈:"你们说说,我能跟他有感情?"

张燕爸:"咱俩有没有感情,那是验过了,不用交流,还是多操心孩子。"

张燕赶紧给他夹鱼。

张燕:"爸,你现在的牙口,还能吃鱼不吐刺吗?"

张燕爸:"当然能!"

张燕爸把一块带脊骨的鱼肉颤颤送到嘴里,猛嚼起来,嚼了有快一分钟。家人们就这么看着他,等结局。

3

武文学和张燕从父母家出来,走在马路上。天已经黑了,街上亮起各种灯,唯独没有白光--白光违法,制造公众恐慌。只有家里和追求刺激的私营场所内,才能点白光,夜店里的气氛达到高潮时,总是白灯大开,一对对明晃晃地接吻,要让全世界都看见自己的爱与勇敢。怀里搂的是谁,不太重要。

台北,酒吧

武文学:"那个李峰,还能来看你爸,可能是真后悔了。"

张燕:"可能就我爸还愿意理他。"

街上不少人,有跑步的,有蒙眼跳舞的,像武文学和张燕这种一男一女的组合不多,隔一段路就能看到刚投放的自助离婚机。

武文学停下研究:"这跟手机上的差不多,人脸一识别,两秒钟就离了。"

张燕:"快走吧,地铁要停了。"

武文学看到一个男人遛着一只大狗从他们身边跑过,心想,至今还没有听说人和狗被照走的案例,但这也说不准,也许真有,家人压了消息。

武文学:"下次别把车停我妈那儿了,走哪儿都还是开着。"

张燕:"你妈那儿停车不是便宜吗?"

武文学:"你又不怕在地铁里白光来了不知道了?"

张燕:"我不怕,我什么都不怕。"

武文学:"地铁里也有提醒装置。"

张燕:"没有我也不怕。"

武文学:"那咱还买白光险。"

张燕:"买它是因为怕吗?"

"叔叔叔叔,给阿姨买束花吧。"街上不常见卖花的小孩儿了,这孩子说完,观察着武文学和张燕的表情,可能背后老板教过,说完情侣没反应,就得赶紧接下面一句:

"买了也可以不代表你们永远相爱,爱到白光来就行!"

武文学拿出手机扫码:"都给我吧。"

张燕:"你又有钱了啊,买它干吗?"

武文学:"我妈喜欢花。"

4

武文学爸爸死那年五十多,不记得妈妈哭没哭,那是平静的丧事,除了张燕妈跟张燕爸因为某些丧葬细节,扯到了他们分别死后对方会怎么样而私下生了气之外,没有一点波折。

那年的张燕,武文学是爱的。

武文学妈沉默稳重,小蕾跟奶奶好,也像奶奶一样不爱说话。

武文学:"妈,我们接小蕾回去了。"

武文学妈:"嗯,忙再送来。"

张燕:"妈,要不你也一块儿,来我们家住呗。"

武文学妈:"不去,我一个人挺好,不操两个人的心。"

小蕾:"奶奶我走啦。"

奶奶:"想奶奶就给奶奶发信,咱们还做菜玩儿。"

小蕾:"嗯!"

武文学想,就算三年前他跟张燕被白光带走,似乎也不会影响这对祖孙的关系。

可惜没照走。

张燕在车上摆弄手机导航。

张燕:"这个距离功能又更新了。非洲那次白光直径不小,现在数据算出来,两个相爱的人,得至少距离五百公里,才不会被白光照走。"

武文学:"五百公里,不是西藏,就是湖南了,你想让我去哪儿教英语?"

张燕:"你真有心教,注册个账号在家就能教。人家李楠都线上教多少年了,都教海外华人学数学了。"

小蕾坐在后座玩儿游戏"爱心厨房",不时发出煎炒烹炸的声音,不知道奶奶又送了她什么新道具。

武文学:"李楠说周末两家吃顿饭,带上小蕾。"

张燕:"李楠又想拿小蕾刺激老墙。"

武文学:"有啥用?"

张燕:"你挺了解老墙啊。"

武文学:"你不了解?"

张燕:"我就不了解,我看不出来他到底爱不爱李楠。"

武文学从后视镜看向张燕,张燕看向武文学,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都不说话。街灯昏黄,一盏盏过去。

武文学:"对李楠真挺好,比秦山强。"

张燕:"秦山在的时候,咱们不也说秦山好?"

武文学:"你爸怎么说的来着?"

张燕:"哪段?"

武文学:"深刻改变,改变你我。秦山是白光前的人,老墙是白光后的人,老墙至少勇敢。"

张燕:"就是不生孩子。"

武文学:"你觉得李楠要是有了孩子,会不会反而离开老墙?"

张燕:"老墙是担心这个?"

武文学:"我也没那么了解他,我就说李楠。李楠是伤心了。"

张燕:"你还跟秦山好朋友呢。"

武文学:"我有时候还挺想他。"

张燕:"可别跟李楠说。"

武文学:"你别跟李楠说就行。"

张燕:"说了估计她也能理解,我们李老师,我看她就快连秦山都能理解了。"

武文学:"伤心了,伤透了,不能理解更难受。"

今天是满月,亮白的大脸正要从云后探头,市政的干扰雾喷过去,月色血红。

小蕾床头,武文学从睡着的女儿手里拿过手机,给小蕾的好友"厨神女老饕"发去消息:"妈,小蕾睡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"

武文学走回卧室,张燕已经躺下,关了灯,武文学从后面抱住张燕,张燕睁着眼,他也睁着眼。这回两人看过去的方向没有后视镜,自然就看不到对方的眼神。

张燕:"也不是非得理解,对不对?"

武文学:"嗯。"

操控着干扰雾追着月亮的工人同样瞪着眼睛,困得想死,期待月圆之夜快点过去。

也期待白光早点照照这城市。

(由于篇幅限制,本文未摘全完整小说)

本文摘自

书名:《幼稚园:你们人类的爱情真难攻破》

作者: 韩寒主编 / 李诞 / 傅首尔 / 荞麦 / 张怡微 / 韩松落 / 陈谌

出版社: 浙江文艺出版社

出品方: 果麦文化

出版年: 2019-9

编辑:_童_指杏花村

图片来自网络

知识 |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| 趣味